銀杏祖父江町「玲玲的哥兒們」

 ~~幸福就在身邊!! 「2017新年快樂!」

『情.愛』之~玲玲的哥兒們

「美酒飲教微醉後」玲、去感覺一下,徐拎出那瓶酒。

「過去…在這一刻過去了!」徐慎重的對玲玲說。
             ~鳶兒在夕照天際劃出一道美麗的弧線~

A1銀杏祖父江町02

影…我…我認了個“哥兒們”。
影剛入口的咖啡嗆了出來。
至于嗎!玲玲哀怨的看著影。
妳、哥兒們?…哇哈哈!抱歉我實在忍不住。

我欣賞他。「他只要個哥兒們!」
為他變成“哥兒們”我沒聽錯?
哥兒們,甚麼玩意兒?一件奇怪的事。容我想想這畫面!
影、這不是一件事。玲玲慎重的糾正。

玲真是難為妳了!影拍拍她肩膀。
可我不知如何才是“哥兒們”相處方式?
我也不知道,不是男女朋友又不只是朋友,要不這樣…
「互動要關心不要細心,要好又不能太好…
   心情不好倒倒垃圾啊甚麼的…」

這是甚麼跟甚麼?
妳問,只能講我知道,我也不知說的是甚麼跟甚麼?
玲“哥兒們”這事,也是第一次有人問。還真不知能說啥?

妳啊 ,究竟在那兒撞見這麼個人。還上了心!
朋友聚會喝咖啡聊上。他也喜歡喝咖啡,偶而會約喝杯咖啡聊聊。
聊聊?影投來一個問號的眼神。

當然對他有些些好感。剛開始是想有個哥兒們也不錯,挺好的。
但現在…我不想只是哥兒們。影我會不會太主動?
玲…現在擔心會不會太慢,不都這麼想了嗎。
可以純粹地喜歡一個人也不錯 。影看進玲眼眸認真的說。

A1銀杏祖父江町03

影、要不介紹妳和他認識。
你見過他朋友?
沒。
那就是你們還沒到那個~點。以後再說吧!
玲用妳的“心”去看清楚自己、去面對他。我只能告訴妳這個。

他好像有些不快樂。
有女友?
沒女友但不快樂,才感到奇怪,是直覺。
直覺!也對妳的直覺偶而也靈光。

影有這樣說人!我們還是手帕之交?
嗯!還不算,妳從沒給過手帕,下回去日本帶來(5000円以上)
妳…壞人!玲白了影一眼。
我壞、那就沒好人了,說了半天咖啡呢,影敲敲桌子。

看玲玲慢慢調整萃取節奏,從阿拉丁神燈式細長壺嘴出來的水,
在咖啡上繞啊繞的,室內淡淡的咖啡香,手沖咖啡是玲的絕活。
心想這樣子才是我認識的玲玲。怎麼就學人去當甚麼~哥兒們!
真是的,才當多久哥兒們,戀愛都還沒談就變笨了。

「他該是有故事的人。」影喝著咖啡悠悠的說。
影妳怎麼知道。
綜合妳的形容,這樣的男人沒故事才有鬼。是否該弄清楚。
影、妳確定?
直覺!影比了一下空咖啡杯。
影……

A1銀杏祖父江町04

LINE:哥兒們有品咖啡不錯要不試試?
LINE回:現在來好嗎?地址是…。

這個人的住處還真簡潔。
客廳中一套視聽,窗前散落幾個坐墊。
廚房好像只有咖啡機是常用的,咖啡機浪費了這品咖啡。

我磨豆泡咖啡的時候…
他倚坐在窗前的地上,杯在手中轉啊轉的,
時而沉思時而嘆息。慢慢喝著酒。
一旁還有半瓶未喝完的酒。

這品咖啡不錯,比這些日子到處喝的的都好。
哥兒們一樣的咖啡機,怎麼妳的咖啡就好喝。
你這兒夜間的窗景還行。在這兒喝咖啡喝酒都不錯。

我喝著咖啡視線從那半瓶未喝完的酒,徐徐地在室內轉了一圈至…
窗邊牆上的紙鳶,小圓桌上蓋著的照片和一瓶未開的酒。
直覺 …他的故事,就在這自成一格的角落。

徵得他同意,照片慢慢地翻開…
也翻開他思念的心…珺。
一邊喝著酒一邊說著他和珺的事。
此時喝一瓶酒的他,已意念模糊把我當成珺,訴說著…

那一頁…那一夜…

 A1銀杏祖父江町05

那天…
他的故事就是在微醺下,翻開了那一頁。
女友公司員工旅遊說好一起去,臨時有事沒趕上行程。
沒想到發生意外!那年兩人快要論及婚嫁。
爾後想是否那天去了,事情就不會發生,結果就不一樣!

他非常內疚,女方家人又不諒解。一直自責到現在。
雖然和珺父有忘年之交,但那又如何?傷痛還是難度!
…他說著說著把那瓶酒喝了,後來就不只微醺。

最後他把我當成“珺”他逝去的女友。
訴說著這些年來的想念與工作上的努力…
他把所有的思念化成工作,非常努力地工作。
這是他的故事!影。

A1銀杏祖父江町06

挺傷痛,他是認真過的。這傷會跟他很久很久。
這事很難很難,對任何人來說都一樣。
玲、妳準備好了嗎!能陪伴他一起面對嗎?

可是那天之後他就避而不談,然後一樣咖啡到處喝。
玲給他點時間!
多久?
問妳!

他正和自己掙扎著!有些事不是說放就放。
不過他也知道終究是個過去。只是還沒找釋放的時間點!
妳不也如此,一但上了心就只有個~難字!
他若值得妳等,就再給些時間。
但妳也不是甚麼都不做。信馬由韁可不行的。
開始試試他,不用急。妳不可能無限期等待。
知道了。

A1銀杏祖父江町07

去個地方。
無意中來的,覺得這兒如何。
你們不是在台北到處喝咖啡。
跑這麼遠,來喝杯咖啡?

這是『想妳的咖啡店  』要他記住。
「因為他要在這裡記住我,而他要來這兒想我」
要在這裡開始倒數…倒數等他的時間
…要嘛就結束。要嘛就走下去,純粹地談這愛。

喔!終於下決心了。現實既便不面對,它是存在的。
影我覺得,哥兒們是走不下去,是該面對了。
也對…妳不是哥兒們的料。那位仁兄應該也不缺哥兒們。

影…若是妳會如何?
甚麼如何?
哥兒們?
應該不會有哥兒們這事。
若是有呢?
那就真是哥兒們。

A1銀杏祖父江町08

影、能告訴我微醺是甚麼感覺。
妳問我?
在妳那兒看過酒,而且…
而且甚麼,一次說完

有幾次是不一樣的,所以我想妳應該會的。
細心的玲玲!影揉揉她頭髮。
影有煩事嗎!不都是有煩惱才喝酒,玲瞪著眼看她。

我、像有煩惱?影回視。
不知道才問。
影岔開話題:現在沒有,玲玲還是先擔心妳自己的事。
下次到我那兒~意會,微醺這事無法言傳!

A1銀杏祖父江町09

~ 記住這家咖啡店!以後想我時可以來。
我想在這兒記住「你」…不是你這~哥兒們

你稍稍愣了一下,却甚麼都不說。
然後各自看窗外喝著咖啡。
那天倒是浪費了老闆自家烘培的咖啡。甚麼都沒品出來。

一天喝著咖啡我閒閒的說…
老媽不知從那兒弄來一個姐妹的兒子,最近常約我。
我還說男友至少像你一樣!
你回:有男友是好事,要幫忙瞅瞅。

看著窗外我嘆了口氣,話都講到這份上了。
這時候還能岔開話題,也許影是對的。現實本來就擺在哪兒。

A1銀杏祖父江町10  

玲嘆了口氣:該翻牌了!
玲給妳加個碼「給個終場情境」如何?
影撈出一瓶酒給玲玲,最後一次在“想妳的咖啡店”讓楊去接妳。
走時給他這瓶酒說:本想找時間微醺一回,現在算是道別。
留下這句話『相思、常來自別離』

影、那話…
有何不妥,他總要明白妳的心思,萬一他是個笨蛋。妳傻傻的等誰?
然後呢?
…沒有然後!等他走出來。去找妳
等、給他多久時間?
看妳多久會死心!多久才能收拾自己的心情。
「重點是這事~他是否想走出來。他明白自己的心嗎?」

影、這不是一件事
感情的事、也是事,不一樣的事!凡事都有個“度”。
影妳冷血。
我缺血!
至少讓他知道該有個結果了。

妳不會真要當他一輩子的哥兒們。
看他幸福就好,他要走不出來是不會幸福的。
總有人讓他走出來,那人為何不是妳?
但…

a1祖父江02

『會錯過,就是和妳無緣。本就不是妳的。』
這是合理的說法。也是應該有的心裡準備。
影…妳還真冷血!

影遞給玲一杯酒,微醺這事現在可意會。手上的酒杯則慢慢轉著。
是否你們想事時都會轉著酒杯?他也是這樣子。
影心想,這只是下意識的習慣,原來還有人和他一樣。

妳怎會有這酒?看影不答玲指著那瓶道別酒。
這是新貨!喝酒的楊說這兒沒他想喝的酒,就自己帶來。
喝咖啡的玲不但說我沒好咖啡,還嫌棄我的咖啡器,最後自備。

他那兒窗景沒妳這兒好,看出去都是鐵皮屋頂。
晚上燈光點點,湊合著看還行。
嘿!看郎君,湊合著看可不行。

影,咖啡真難喝。
豆妳給的還說是專為那咖啡器挑的。
咖啡豆的量不對,水不對…
行啦!是妳的心不對。還沒微醺呢,就給我裝瘋。

銀杏祖父江町「玲玲的哥兒們」

哥兒們:在“ 想妳的咖啡店 ”想妳、我會一直等到妳來。
玲、去個地方…

「風箏?」
紙鳶又名風箏,這是我的過去。此時紙鳶乘著風冉冉升起。
一陣風來 、徐斷了紙鳶的線,紙鳶隨風而去。

『玲過去亦隨風而去,讓我倆從現在開始。』

咖啡店「玲玲的哥兒們」

「咖啡.紙鳶 .微醺」,以「他」的角色發聲~徐的情。
「玲玲的哥兒們」,以「她」角色發聲~玲的愛

兩篇是一個故事。"情.愛"
...之前未完稿的舊文~°✫.。ღ⋎´

A銀杏祖父江町14

愛知県祖父江にある銀杏林の紅葉
紅葉情報  祖父江 銀杏林
見頃 11月下旬~12月上旬
木の種類 イチョウ
本数 約1万1000本(町内)
・アクセス 名鉄尾西線「山崎」駅下車す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遊蹤 的頭像
星月遊蹤

星月遊蹤

星月遊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