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01.jpg

秋夜的那天…

又溜出來了!
哦忘了,飛簷走壁都行,那道矮牆算啥。
沒見回話老白又自語著,想妹妹嗎?
話鋒一轉突然問:打哪兒來的?
(小黑在旁趕緊豎耳準備聽故事。)

a02.jpg

我!
還有誰?老白側身看了一眼。
想先聽聽你怎會在這裡、老白。
又低低嘆了句:或者你我也會來不及道別。

這傢伙還是慣用問題來回答,老白沒轍!
老白想了一下…好吧先說說小黑。
小黑嚇了一大跳,怎麼兜到俺頭上?
不滿的瞪著老白,心裡罵了千百句。

a03.jpg

小黑…
說來奇怪,我幾乎不在午後出去溜達。
尤其在一個大太陽的午後…
可是那天就想出去走走看看。
 
回程就瞧見水溝內濕漉漉的小小黑
順便刁了回來,老張趕忙將之沖洗一番。
看著看著覺得可愛,還考慮是否留在社區。

啊哈!原來小黑的「水溝情結」是這麼來的。
難怪那天為了閃妹妹不小心滑落乾水溝。
臉色臭成那樣子,當時非常不解。
還笑!小黑殺來一記眼刀。

a04.jpg

剛被沖洗一番的小小黑突然跳起來。用力一爪就在老白眼角上留下傷痕。
老白兩下就將之壓制,想狠狠教訓一下。但見瑟瑟發斗的小小黑,那掌却拍不下去!
於是有個猜測「小小黑跟老白有關係?」

那天以後小小黑就哪兒都不去。守在警衛室等老白,老白却視而不見。
老白遠遠見著就遶路,小小黑則邊叫邊追。後來…追著追著小小黑已成了小黑。
漸漸也看得出來老白是喜歡小黑的。
「跟你有關係」又不是我說的。(小黑一副跟我無關的表情。)

a5-2.jpg

原來老白眉上的疤痕是這樣來的。
小黑…真不是…?
你也這麼想。
那是當然的,咱們又不熟。
是啊!才多少時日、怎能算熟,老白有些落寞。
開玩笑的別當真,有你真好承蒙照顧~老白老大。
「朋友不是看認識多久、是看相處如何。」

a05.jpg

老白繼續回憶著…
我原是有兄弟的,在還是小小白的時候。第一次遇見老張,就跟著他這是緣份。
剛開始老張還帶我回去看看兄弟。後來老張來這兒上班…直到現在。
(老白是有家的,老張不值班就和老張回家。)

白天會和老張巡巡社區,或者出門逛逛。黃昏時會和小黑們出去,追逐一番算是運動。
有時老白都覺得像在養老,很是安逸。

a06.jpg

你呢?老白和小黑盯著看。
我嘛!
來這兒之前,本來陪著一位老奶奶。
以前是沒門禁的,在奶奶休息時候。
偶而也會溜出去到處晃晃。

或者陪奶奶到小朋友遊樂區坐坐 。
喜歡在奶奶的懷裡曬太陽、暖暖的。
(此時又好像回到那個暖暖的午後)
看著秋夜的星空心想「奶奶好嗎?」

略停了會兒… 
一天老奶奶跌倒,需要有人長期照顧。
孫子們就接走老奶奶,然後就~被留下!
不想待在沒有老奶奶的地方。

a07.jpg

走了一段路之後就到了這裡。想在此處落腳,然後就如你所見。
在大門處和小黑、小小運動了一下。老白看了一下小黑呵呵笑說。
那一次架打的夠兇險啊!如果也能叫運動。
(打架的事請看~妹妹、老白、小黑)
…那夜在星空下談過往。

a08.jpg

在阿姨決定搬家後,有位姐姐常來找我們玩。
阿姨搬走時將我的窩,移至姐姐家屋簷下。
可是姐姐說,要不了多久她也會搬家。

阿姨說住多久算多久,暫時先這樣。
不想讓我又回到居無定所的日子。
姐姐家有道矮牆,想妹妹就翻牆而出。

a09.jpg

總覺得已經好久好久,沒見妹妹。
姐姐那天看著天空,自語真快中秋都到了。
又說「秋分」是你名子記住喔!
姐姐俯下身來,歪著頭與我對視了一會兒。
秋分、和姐姐去新居好嗎,實在放不下你。
最後輕輕敲了一下我額頭說:就這麼定了。

a10.jpg

習慣在滑梯上看著彎彎的月兒。
想妹妹了!老白在下頭招呼著。
就會欺負我這上不去的老頭。

幾天前姐姐說以後就叫「秋分」
「秋分」老白和小黑輕輕喚了一聲。
要跟姐姐去新居…爾後或許不能再見面。

a11.jpg

老張的朋友小陳,後來也把小黑帶回家。白天小黑和小陳到社區上班,和老白混。
(小黑在我和姐姐搬走之前也有了家)

那天老白和小黑來送行,幸運的我們都有了「家」。
希望在這兒的朋友也有幸運降臨。

a12.jpg

秋分…
一隻孤傲的喵喵!
跟你不熟會隔著食物和你對看許久。
…直至你離開些距離才會進食。
~只親近熟悉的人。

a13.jpg

希望萬物皆美好。
也希望流浪的喵喵狗狗都能幸福。

「秋分和姐姐」的故事?或許有…或許沒有!

a14.jpg

和貓咪有約
♥(捷運南京三民站)
地址:台北市松山區三民路3巷21號1樓
電話:02-25281808
營業時間:1100-210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月遊蹤 的頭像
星月遊蹤

星月遊蹤

星月遊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3) 人氣()